第2870章 李安让步

第2870章 李安让步

    近一个月前,发生在太一仙宗的店铺之外的事情,传遍了整个丹道城。

    现如今身在丹道广场之人,几乎没有一人没有听说过近一个月前发生的那件事情,都知道太一仙宗有一位不足百岁的上品炼丹仙师,而且还是能炼制出罗天丹的那种。

    而这个不足百岁的上品炼丹仙师,还是太一仙宗的首席炼丹仙师!

    “诚意?”

    听到段凌天的话,萧纲喻微微皱眉,而纪梵则是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问道:“既然你提到诚意……那你倒是说说,想要我们欢喜禅宗拿出什么样的诚意?”

    与此同时,围观之人,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欢喜禅宗的人,想要和这太一仙宗的段丹师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

    “而他们想要的彩头,便是近一个月前,这位段丹师从扶阳仙宗和千叶仙宗那边赢取到的那两门君级仙法、神通?”

    “好像是。”

    “不过,段丹师好像并不满意他们拿出来的彩头。”

    “想要拿他们欢喜禅宗的三门差不多的君级仙法、神通,换取段丹师得到的那两门君级仙法、神通……乍一听,好像是段丹师占便宜,可仔细一想,却是段丹师血亏。”

    “那是自然……欢喜禅宗就算输了那三门仙法、神通,也只是将之分享给段丹师。而一旦段丹师将那两门仙法、神通输出去,却又意味着他彻底失去了那两门仙法、神通。”

    “确实。毕竟,他也只是在近一个月前才得到那两门仙法、神通,还没有彻底将之掌握,没办法刻画出记载那两门仙法、神通的记忆仙符……而扶阳仙宗和千叶仙宗,肯定不会再给他记载了那两门仙法、神通的记忆仙符。”

    ……

    围观的一群人议论纷纷之间,也是都觉得欢喜禅宗刚才拿出来的彩头,远不及他们想要的段凌天手里的彩头价值高。

    一件东西的价值,有时候不能只看表面,还要看它本身对拥有者的价值有多大。

    “我要求不高。”

    面对萧纲喻的询问,段凌天微微眯起了双眼。

    而他此话一出,顿时围观的一群人的目光又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更多人目光中蕴含着好奇之色,好奇段凌天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要求不高?”

    “也不知道,这段丹师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

    一群人期待着。

    而太一仙宗的其他人,司徒明、杨冲和于仲景三人,这时都面色凝重的看向段凌天,传音问段凌天是否有把握。

    而面对他们的传音询问,段凌天没有传音回应,只是转头看了他们一眼,给了他们一个放心的眼神。

    看到段凌天的眼神,他们心中大定。

    虽然,他们和段凌天也算不上认识了多久,但段凌天的年轻老成,段凌天的稳重,他们却又是看在眼里。

    既然段凌天这般自信,想来也是有他的把握。

    这个时候,他们能做的,便是静观事态的发展。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纪梵看着段凌天问道。

    面对纪梵的询问,段凌天淡淡扫了他一眼,说道:“我想要的东西,你恐怕还做不了主……我觉得,你还是请你们欢喜禅宗的那个老祖过来,让他决定是否答应我的要求。”

    说到后来,段凌天嘴角适时的泛起了一抹淡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听到段凌天的话,纪梵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同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周围那么多人,段凌天这般说他,无形间让他丢尽了脸面。

    “我倒是要听听,你想要什么东西。”

    纪梵冷着一张脸,沉声问道。

    “听说你们欢喜禅宗有一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如果你们欢喜禅宗愿意拿出那门君级仙法、神通来当彩头,我倒是可以和你们欢喜禅宗的萧丹师比上一比。”

    段凌天完全无视纪梵冷下来的一张脸,淡淡说道。

    而随着段凌天这话一出,顿时周围原本还有些噪杂的人群又是陷入了一片死寂,谁都没有再继续吭声。

    一道道目光,也齐刷刷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他……他竟然想要欢喜禅宗的那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他也太贪心了吧?”

    “是啊……要知道,一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论价值,至少也能和五门攻守兼备或攻速兼备的君级仙法加在一起比。而他,竟然想用区区一门攻守兼备的君级仙法和一门攻速兼备的君级神通作为彩头,和人赌一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

    “虽说这有些离谱,但欢喜禅宗答应了好像也没什么……毕竟,欢喜禅宗的萧丹师想和他比的是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而他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有目共睹,非常低。”

    “我觉得,他之所以提出如此荒唐的要求,更多的还是想让欢喜禅宗知难而退,这样不只能保住他自己的面子,他还能到处说欢喜禅宗的萧丹师不如他!”

    ……

    片刻之后,一群人再度议论纷纷之间,又是都在说段凌天贪心:

    竟然想用一门攻守兼备的君级仙法,和一门和这门攻守兼备的君级仙法的价值相匹配的一门攻速兼备的君级神通,去赌一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

    而随着段凌天话音落下,纪梵的脸色顿时也是变得愈发的阴沉,哪怕是萧纲喻这个欢喜禅宗的首席炼丹仙师,也忍不住皱起眉头。

    这个时候,他们和围观之人一样,都觉得段凌天太过于贪心。

    “段丹师,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是不是有些贪心了?”

    萧纲喻看着段凌天,沉声问道。

    “贪心?”

    段凌天摇了摇头,“或许吧……不过,要求我虽然提出来了,但萧丹师你也可以拒绝。我,也不是一定要和你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

    “毕竟,我这个人其实也不太喜欢争强好胜。”

    说到后来,段凌天又是一脸深明大义的模样,令得萧纲喻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了起来。

    “段凌天!”

    纪梵看向段凌天,冷声说道:“你换个要求。这个要求,我们欢喜禅……”

    然而,纪梵话还没说完,就又被段凌天给打断了,“如果你们欢喜禅宗不敢赌,那便滚一边去……我的时间宝贵,没空在这里和你们浪费时间。”

    段凌天说到后来,又是一脸的不耐烦,再次看向纪梵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嫌弃。

    “不敢?谁说我们欢喜禅宗不敢?”

    纪梵大怒。

    “若是敢,便去让你们欢喜禅宗的那个老祖过来……我想,这一次来欢喜禅宗的人中,恐怕也只有他有资格定夺你们欢喜禅宗的那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是否能拿出来当彩头之事吧?”

    段凌天又道。

    “你……”

    正当纪梵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一道声音,又是自人群外围传来,“既然段丹师那么好兴致,那我们欢喜禅宗自然愿意和你比上一比……我也很好奇,段丹师你近一个月前是否藏私了。”

    随着声音传来,围观的人群顿时又是让开了一条路。

    片刻之后,一道算不上熟悉,却见过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了段凌天的眼前。

    赫然正是欢喜禅宗此行前来芜域丹道城参加丹道大会的一行人中的为首之人,慈航仙宗老祖‘李安’,一个强大的九宫仙君,被公认为东南六域十方仙君之下最强大的存在。

    李安带着欢喜禅宗的其他人,一步一步走过人群让开的路,来到纪梵的身前站定。

    “师祖。”

    在听到李安的话的时候,纪梵便已经微微皱起眉头,现在李安过来,他又对李安说道:“他手里的仙法、神通的价值,远比不上我们欢喜禅宗的那门君级仙法。”

    “就算他现在没有彻底掌握那两门仙法、神通,也不足以让我们欢喜禅宗拿那门仙法跟他赌!”

    纪梵说到后来,俨然也是有些急了。

    “梵儿,难不成你觉得他有赢的机会?”

    听到纪梵的话,李安传音问道。

    “师祖,虽然我不觉得他有赢的机会……但,我们欢喜禅宗也没必要当‘冤大头’,拿那门仙法去跟他赌吧?他能提供的君级仙法、神通,价值远不及我们欢喜禅宗的那门仙法。”

    纪梵传音回应说道。

    李安闻言,点了点头的同时,又看向正面露惊讶之色的段凌天说道:“段丹师,你的要求我们欢喜禅宗可以答应。”

    “但,你必须再加一些彩头!”

    李安说到后来,又补充了一句。

    “不加!”

    然而,几乎在李安话音落下的瞬间,段凌天像是条件反射般的拒绝了李安的要求,“你们欢喜禅宗要是不敢,我也不强求……”

    说到后来,段凌天又转过身去,不打算再搭理李安等人。

    不过,在他转过身去的瞬间,眼中闪过一道昙花一现的惶恐、心虚之色……

    这惶恐、心虚之色,虽只是昙花一现,却还是被李安看在了眼里。

    “谁说我们欢喜禅宗不敢赌?”

    在段凌天完全转过身去的瞬间,李安沉声喝道:“好!就按照你的要求跟你赌!”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