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9章 责任

第2889章 责任

    原来,段凌天只是觉得,不是他们太一仙宗的太一老祖何山杀的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杀白宇轩的另有其人。

    可现在,得知白宇轩没死以后,他第一个念头,便是:

    这一切,都是玄天仙宗的手段:

    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假死,然后玄天仙宗宗主白无极借他儿假死一事,向太一老祖何山发难,杀死何山!

    何山,是被玄天仙宗的人蓄意谋害的!

    得知这一切以后,段凌天的怒火油然而生,忍不住为何山打抱不平……

    “宗主。”

    段凌天见到太一仙宗宗主白平的时候,却见白平双眸通红,身上更仿佛时刻跳动着一股股呼之欲出的仙元力,由此可见他现在是多么愤怒。

    段凌天是被司徒明叫过来劝白平的。

    白平,得知他们太一仙宗的太一老祖何山是被玄天仙宗的人蓄意谋害的以后,愤怒至极,甚至想要直接杀上玄天仙宗去,要一个说法。

    是铁泰和、司徒明等人稳住了他。

    “段丹师。”

    见到段凌天,白平脸上的怒意方才消散不少,同时身上躁动的仙元力也彻底收敛了起来。

    “事情,我都知道了。”

    段凌天说道:“老祖他……是被那玄天仙宗蓄意谋害的!”

    “不过……宗主,那玄天仙宗,为何要谋害老祖?老祖之前和他们玄天仙宗有什么矛盾吗?”

    说到后来,段凌天又忍不住问了一声。

    在段凌天看来:

    那玄天仙宗,既然那般蓄意谋害他们太一仙宗的那位太一老祖,肯定是因为那位太一老祖和他们有不可化解的矛盾,要不然他们根本不需要那般费尽心思除掉太一老祖。

    “没有。”

    白平摇头,“老祖他,和玄天仙宗之间素来没有交集……也没和玄天仙宗的任何人有过冲突、矛盾。”

    “段丹师,这个我问过宗主了。”

    一旁的司徒明,看向段凌天说道:“老祖他,唯一的一次和玄天仙宗的人起冲突,恐怕也只有我们上次去芜域丹道城参加丹道大会那一次。”

    “那一次,我们不是和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发生了冲突,结下了矛盾吗?”

    “根据宗主所言,在那一次之前,老祖从来没有和玄天仙宗的人发生过矛盾。”

    司徒明说道。

    “司徒丹师你的意思是……正是因为那一次矛盾,以至于玄天仙宗的人对老祖起了杀心,甚至费尽心思,蓄意谋害老祖?”

    听到司徒明的话,段凌天的瞳孔陡然缩起。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件事他也有责任。

    毕竟,当初和那玄天仙宗的少宗主起冲突的,不只是太一老祖,还有他!

    “只是,玄天仙宗,作为东南六域第一宗门……真的会为了那点小冲突、小矛盾而蓄意谋害老祖?要知道,当初老祖手下留情,并没有杀他们玄天仙宗一人!”

    段凌天说到后来,语气也有些阴沉了下来。

    当日,如果太一老祖下杀手,不只那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身边的人不可能活,哪怕是白宇轩也不可能活下来!

    “段丹师,你可还记得……当日,那玄天仙宗宗主白无极,在得知他儿被杀死以后的一系列表现?”

    司徒明又问。

    听到司徒明的话,段凌天认真回忆起来……

    “那玄天仙宗宗主白无极,当时不像是在演戏……他的愤怒,还有他的痛苦,他的歇斯底里,都是发自内心的。我司徒明纵横半生,这点还是看得出来的。”

    “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当时的白无极,并不知道他的儿子还没死。”

    司徒明继续说道。

    “司徒丹师……你的意思是:整件事,都是那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搞出来的?”

    段凌天不是笨人,听到司徒明的话,顿时也是不难猜到这一点。

    “是。”

    司徒明点头,随即目光一寒,“玄天仙宗宗主白无极这个人,在东南六域,乃至整个边境之地的口碑其实都还算不错……他,几乎不可能因为当日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蓄意谋害老祖。”

    “但,那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却又完全做得出这件事。”

    说到这里,司徒明顿了一顿,方才继续说道:“你可还记得……当日,那玄天仙宗宗主白无极取出他儿白宇轩的魂珠,魂珠没有碎裂,但里面的灵魂之力却又是正好没了。”

    “魂珠里面的灵魂之力,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自己消散殆尽,需要再次补充。”

    “而那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肯定知道他父亲手里的他的魂珠里面的灵魂之力什么时候消耗殆尽……他,完全可以利用那个机会,假死激怒他的父亲,让他的父亲杀了老祖,为他出气!”

    司徒明分析到后来,语气又是非常肯定,就好像真的亲身经历了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蓄意谋害太一老祖的过程一般。

    “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

    段凌天脑海中浮现出白宇轩的身影,目光随之一寒,继而沉声说道:“现在,既然那白宇轩没死……玄天仙宗,是不是该让白宇轩为老祖偿命?”

    “毕竟,老祖是因为他而死……而现在,他没死,老祖却死了。”

    段凌天说道。

    “段丹师。”

    司徒明苦笑,“你知道宗主为何这般愤怒吗?不只是因为那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没死,更主要的是那玄天仙宗传出来的消息……”

    “玄天仙宗传出来的消息是:老祖确实有出手杀他们的少宗主,但却失手了,只是让他们的少宗主受伤,没有杀死他们的少宗主。”

    司徒明说道。

    “荒唐!”

    听到司徒明的话,段凌天第一个念头便是那玄天仙宗不要脸,竟然连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

    他们太一仙宗的那位太一老祖,乃是八卦仙君,杀两个反掌间就能杀死的人,会都失手?

    简直荒唐!

    “确实荒唐……但,除非我们太一仙宗能拿出老祖没有对那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出手的证据,否则玄天仙宗完全可以一口咬定事实就是他们所说的那样。”

    司徒明说道。

    “他们的话,哪怕是东南六域的那些宗门,也不会相信吧。”

    段凌天说道。

    “是不会相信。”

    司徒明点头,“但,虽然不会相信,但在我们太一仙宗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就算我们想联合他们讨伐玄天仙宗,他们也不会答应。”

    “而且,现在,距离上一次丹道大会结束已经有一段时间,各宗之人早已各自回去,事情的热度已经冷却不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果拿不出老祖没对白宇轩出手的证据,他们不可能帮我们。”

    说到后来,司徒明的语气又是充满了无奈,深深的无奈。

    司徒明说到后来,段凌天的脸色也变得愈发的难看了起来。

    昔日,在那丹道大会上,虽然亲眼目睹太一老祖被杀,但段凌天更多的只是为他打抱不平。

    现在,得知太一老祖被杀,十之八九是因为他们当初和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的冲突,从而令得白宇轩蓄意将他谋害……

    他的心态,却又是完全不同了。

    除了为太一老祖打抱不平以外,更多的是愧疚!

    毕竟,当初和白宇轩起冲突,他也有份。

    甚至于,他们之所以会和白宇轩起冲突,源头还在他身边的‘幻儿’身上。

    当然,他不会去怪幻儿。

    毕竟,整件事情,都是那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起的头,他们这边也只是被动应付……

    “白宇轩……”

    这一刻,段凌天的眼中,也是迸射出阵阵森冷的杀意,择人而噬。

    这是他来到诸天位面以后,第一次这么想杀一个人!

    “这么说来……老祖,岂不是白死了?”

    段凌天沉声问道。

    “理论上是这样……毕竟,我们根本拿不出老祖没对那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出手的证据。除非白宇轩自己说老祖没对他出手,或和他配合的那个玄天仙宗弟子倒戈,否则老祖之死,最后肯定只能不了了之。”

    司徒明叹道:“那玄天仙宗,最后也只会故作姿态,补偿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给我们太一仙宗。”

    “补偿?谁稀罕!”

    一旁的白平冷笑。

    “玄天仙宗,白宇轩……”

    段凌天眼中,怒火逐渐燃烧而起,且一经燃烧,便仿佛难以熄灭。

    “那白宇轩必须死……否则,老祖之死,我这一辈子都将愧疚于心。毕竟,老祖之所以会和那白宇轩产生矛盾,还是因为我和幻儿。”

    这一刻,段凌天的心里,更暗自立誓:

    日后,他一定要杀死那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为太一老祖报仇,让太一仙宗可以含笑九泉!

    跟白平、司徒明道别,回去以后,段凌天参悟那两门得自欢喜禅宗和玄天仙宗的君级仙法、神通更卖力了,他现在更加渴望一身实力能在短时间内尽快提升上去。

    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

    只有这样,他才能为那些因他而死的人报仇!

    太一老祖之死,段凌天将责任担在了自己的肩上。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