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4章 段凌天,转世重修的强者?

第2924章 段凌天,转世重修的强者?

    “你跟我没什么误会……我挑战你,不过是想让你的女儿知道,她那弟子慕容冰的身后,有我段凌天,她,乃至整个慈航仙宗,都惹不起的人!”

    “我今日来,是想让你知道:如若慕容冰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段凌天,不只会杀死你,还会灭了整个慈航仙宗!”

    段凌天的声音非常平静,但落入在场慈航仙宗一行人的耳中,又是给了她们一种肃杀的感觉。

    同时,她们也可以感受到段凌天的霸道!

    如果是今日之前,段凌天说出这话,她们绝对嗤之以鼻。

    而现在,见识到段凌天的强横实力之后,再听到段凌天说这话,她们却又是都觉得段凌天有那个实力,也有那个资格说这话!

    随着段凌天话音落下,慈航仙宗众人的目光,顿时又都落在了王丹凤这个慈航仙宗第二护法的身上。

    现在,哪怕是王秋狂,也看向了王丹凤。

    “丹凤。”

    虽说在场大多数慈航仙宗长老、弟子都不知道段凌天为什么要说那些话,为什么言语之间,就好像王丹凤会伤害慕容冰一般。

    但,王秋狂作为王丹凤的亲生父亲,却又是知道慕容冰和段凌天之间的那点事。

    所以,他第一时间传音劝王丹凤,“我知道你不甘心冰儿失身于这个男人,更恨冰儿辜负了你的众望……”

    “但,现在你也看到了?冰儿的这个男人,实力至少也在仙王层次,而且可能还不是一般的仙王!”

    “他要杀你,要灭慈航仙宗,轻而易举!”

    传音说到后来,王秋狂的语气之间,又是充斥着深深的无奈之意。

    “父亲,我知道。”

    现在的王丹凤,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她万万没想到,她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玷污了她的弟子的清白的男人,竟然是一个仙王层次的存在!

    她知道,今日之后,她将不可能再对她的那个弟子如何。

    她要是还想对她的那个弟子怎么样,别说慈航仙宗上下都会制止她,便是她的父亲,也会制止她。

    “冰儿……你还真是找了一个……好男人。”

    王丹凤喃喃低语之间,又是有些咬牙切齿,这种被逼无奈的感受,让她几近发狂!

    “千年之后,我会来接你。”

    段凌天默默的看了一眼慕容冰所在的那个方向,声音凝聚成线,划破长空,清晰的传入慕容冰的耳中。

    在慕容冰听到段凌天这话的时候,段凌天身形一晃之间,又是带着幻儿和铁泰和离开了慈航仙宗驻地。

    哪怕是在慈航仙宗台上老祖王秋狂的眼中,段凌天一行三人也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

    更别说是其他人。

    “好快的速度!”

    “哪怕是一元仙王,也远没有这等速度!”

    见识到段凌天速度的王秋狂,心里又是一阵震颤,同时也下定决心,往后一定要盯住自己的女儿,保护好他的那个徒孙慕容冰。

    “他……原来……这么强大?”

    “三师姐她……好像找了一个了不起的男人。”

    “不过……他为什么不带走三师姐?”

    慈航仙宗的一群弟子之中,绿萝赫然在列,在段凌天一行三人离开以后,她脸上的震撼和难以置信之色,久久不散。

    “千年之后?”

    “千年之后,我还能不能活在这世间,都不一定……”

    听到段凌天的传音,慕容冰只以为是段凌天被迫离开了慈航仙宗,一时她也是忍不住露出苦笑之色。

    至于段凌天为什么能准确的传音给她,她只以为是有人告诉了段凌天她的所在,所以段凌天对着这个方向无差别传音给她。

    现在,她虽然也可以对段凌天所在的那个方向进行无差别传音,但传音势必会被段凌天周围的人听到。

    所以,她没有传音回应段凌天。

    现在,慕容冰也几乎确认,段凌天确实没什么中央之地大家族的背景……

    要不然,又岂会被迫离开?

    她只觉得,段凌天这一离开,她的师尊王丹凤必然会不再像之前一般投鼠忌器,必然会第一时间过来杀死她,以平息怒火。

    另外一边。

    “师妹,是你去将冰儿放出来,还是我代劳?”

    慈航仙宗宗主南宫秀虽然现在就想去将慕容冰放出来,但却还是闻了一下王丹凤。

    再怎么说,王丹凤也是慕容冰的师尊,是慈航仙宗第二护法,更是慈航仙宗太上护法的亲生女儿。

    “宗主,这件事便由你代劳吧。”

    王丹凤立在那里,没有回应南宫秀,但她的父亲王秋狂却代它回应了南宫秀,同时抬手之间,仙元力呼吸而出,直接带上王丹凤离开了。

    “是,太上护法。”

    得到王秋狂的回应,南宫秀目光亮起,同时第一时间动身向着王丹凤囚禁慕容冰的地方去了。

    “师伯,我也要去接三师姐出来。”

    绿萝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顿时,刚刚动身的南宫秀,延伸出一股柔和的力量,将绿萝也一并带了过去。

    南宫秀带着绿萝离开以后,林茹也跟着离开了。

    一时间,只剩下一群慈航仙宗长老、弟子……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宗主后面所言……慕容冰师姐,竟然被丹凤护法囚禁了?”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有刚才那个段凌天,好像说他是慕容冰师姐的男人。”

    “冰师姐,不是要继承我们慈航仙宗下一任宗主之位的吗?她好像不能找男人吧?”

    “被丹凤护法囚禁,且那段凌天离开之前,还威胁丹凤护法……就好像是担心丹凤护法对冰师姐不利一般。”

    “难道……”

    ……

    虽然,在场有几个慈航仙宗长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她们却不敢乱说。

    不过,即便她们不说,剩下的慈航仙宗长老、弟子议论之间,又是都隐隐猜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丹凤护法,曾经因为门下弟子在外面有了男人,从而杀死了那个弟子……因为,丹凤护法在那个弟子的身上,赋予了厚望,希望她能成为我们慈航仙宗下一任宗主!”

    “看来,冰师姐的情况,和她的那位师姐类似。”

    “情况是类似……但,不同的是,冰师姐找了一个强大的男人,强大到丹凤护法都无奈的男人。”

    “真是羡慕冰师姐……竟然能找到那么强大的男人!那个男人,不足百岁,就是仙王强者,以后的成就,还不知道有多逆天!”

    “不足百岁的仙王强者……若非亲眼所见,打死我我也不相信有这样的存在。”

    ……

    一群慈航仙宗弟子议论纷纷之间,惊叹于慕容冰找了那么一个强大的男人之时,也震撼于不足百岁的仙王强者的存在。

    “不足百岁的仙王强者……也不知道,在南天疆域,除了那位段丹师以外,还有没有第二个。”

    “应该没有吧……在段丹师出现之前,从未听说南天疆域出现过不足百岁的仙王强者。”

    “我也觉得应该没有。”

    “不足百岁的仙王强者……段丹师好像也说了,他确实没什么中央之地大家族的背景。”

    “也许,段丹师的背景,不在南天疆域呢?他只是说他没中央之地大家族的背景,可没说他没别的背景!”

    ……

    现在,慈航仙宗的一群长老、弟子,都觉得段凌天有很强大的背景,且那背景还超过了南天疆域里面的任何一个势力。

    “还有一点……段丹师,好像说他是飞升者?”

    “如此说来……段丹师,十之八九是一位带着记忆转世重修的强者?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倒都是好解释了。”

    “越强大的存在,转世重修的风险也越大……世俗位面的一些人,转世重修风险不大,可一旦飞升到诸天位面,成就仙人,想要转世重修,却又是需要担当九死一生的危险!”

    “如果段丹师是那种转世重修之人……他的前世,就算没什么大背景,肯定也是一位非常强大的散修!”

    ……

    念及段凌天说他只是一个飞升者,一群慈航仙宗长老、弟子,又都隐隐猜测:

    段凌天,是一位转世重修的存在。

    要不然,又怎么可能以不足百岁之龄,获取现在这般的成就?

    在慈航仙宗的一群长老、弟子议论纷纷之间,慈航仙宗宗主南宫秀,又是带着绿萝到了慕容冰被关押的地方。

    哗!!

    哗啦啦!!

    ……

    随着南宫秀出手,关押慕容冰的地方的阵法,尽数被她化解。

    “三师姐!”

    阵法刚被化解,绿萝便第一时间冲了进去,紧紧的抱住了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的慕容冰。

    “绿萝……宗主师伯?”

    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绿衣少女,慕容冰的目光,又落在了不远处踏空而落的南宫秀身上。

    在慕容冰的眼中、脸上,满是茫然之色。

    她原以为,在段凌天离开以后,第一个来这里的会是她的师尊,且她的师尊十之八九会出手将她处死。

    却没想到,没等来她的师尊,反倒等来了她的小师妹,还有待她如亲母一般的宗主师伯。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