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7章 首轮交锋

第3307章 首轮交锋

    在一群天池宫弟子看来,今日一战,必然是韩云锦更加积极。

    先到场的,十之八九也是韩云锦。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先到场的并非韩云锦,而是段凌天,这个刚进天池宫几年的新弟子,天池宫新的天骄弟子。

    一个不足三百岁的天骄弟子。

    段凌天跟试剑殿长老打过招呼以后,便立在天骄台上,闭目养神,面色无喜无悲,仿佛不蕴含任何情绪。

    就好像,今日的一切,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压力一般。

    “这个段凌天,似乎还很自信?”

    “他估计是不知道韩云锦的厉害……韩云锦,乃是仙帝,而且领悟了火系法则的所有奥义到大成之境,据说已经初步接触到了融合奥义。”

    “这个段凌天,刚才动身之时,身上弥漫的气息,赫然只是五行仙皇的气息。”

    “不足三百岁的五行仙皇,而且领悟空间法则的所有奥义到大成之境,这段凌天的天赋、悟性,堪称逆天。哪怕是在我们天池宫内的一群天骄弟子中,也没人能与之比肩。只可惜,太过于愚蠢,竟然要和韩云锦进行生死对决。”

    “估计是三年前杀死樊岐,让他膨胀了吧。”

    ……

    正当围观的一群天池宫弟子窃窃私语的时候,远处,三道身影联袂而来,很快便令得这些天池宫弟子闭上了嘴。

    他们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三人所吸引。

    “韩云锦来了!”

    “来的也挺早的……不愧是我们天池宫五大天骄弟子之一,对自己很自信呢。”

    “来得虽然早,但却也没有段凌天早。”

    “哼!那个段凌天,就是来送死的,不提也罢。”

    ……

    现如今,自远处踏空而来的三人,正是韩云锦和他的二师弟赵季烈,以及他的三师弟吴铨。

    赵季烈和吴铨,平时出现在别的地方,也能引起不少天池宫弟子的关注。

    但,今日的场合,他们二人却显得有些黯然无光。

    “比我还早到?”

    只一眼,韩云锦便看到了天骄台上立着的那一道紫色身影,顿时,他的双眸一凝,嘴角适时的泛起一抹冷意。

    在他的目光深处,森冷的杀意,升腾而起。

    “韩云锦。”

    而就在这时,一道传音,清晰的传入了韩云锦的耳中,对于这声音,韩云锦并不陌生,正是家无情仙帝雷英之子雷俊的声音。

    “不要大意,如果可以,开始就尽全力,争取将他一击杀死……我总觉得,这个段凌天,当初既然敢对你发起生死邀约,应该是有些底牌。”

    雷俊早就来了,隐藏在一群天池宫弟子的身后,在韩云锦现身以后,方才出声提醒韩云锦。

    “雷俊,这个就不用你提醒了。”

    韩云锦淡淡说道:“正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我不会给他任何可趁之机的。我,会让他直接绝望,直接送他上路!”

    “那就好。”

    雷俊应了一声以后,目光落在天骄台上的那一道紫色身影之上,脸色无比的难看。

    过去,他本以为,以他的实力,可以轻松碾压这个不足三百岁的青年男子,却没想到,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弱于他。

    继续这样下去,他还如何跟对方比?

    “幻儿师妹。”

    雷俊的目光,很快又落在和徐朗门下另外几人站在一起的那个女子身上,女子一身白衣胜雪,面容被一层薄纱笼罩,但却难掩绝世容颜。

    雷俊的脸上,露出痴迷之色,“你,是我的。只有我,才能拥有你,配得上你!”

    正当雷俊的注意力落在幻儿身上的时候。

    呼!

    韩云锦,身形一晃之间,已是直接登上了天骄台,和段凌天对峙而立,“段凌天,真没想到你真的敢来。”

    而这个时候,段凌天也适时的睁开了双眼,有些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看着韩云锦,打了个哈欠,“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

    “嗯?”

    听到段凌天这话,韩云集的脸色顿时阴沉,眼中杀意凛然,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这话,该是我对你说。”

    “废话少说,要动手,就赶紧动手吧……我家幻儿,还等着我回去陪她一起修炼呢。”

    段凌天淡淡说道。

    而几乎在段凌天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眼角的余光,一扫隐藏在天池宫弟子中的雷俊,却又是发现,在他说这话的时候,雷俊看向他的目光,陡然迸射出一抹杀意。

    “这个雷俊……想杀他,倒是不容易。”

    段凌天心里一动,暗道。

    今日,他要是杀了韩云锦,雷俊便知道他实力的强大,根本不可能正面和他抗衡,最多只会在背地里使一些阴招。

    而他想要杀雷俊,也不容易。

    贸然在天池宫内杀死雷俊,不只会激怒雷俊的母亲,那个无情仙帝,还会激怒天池宫。

    到了那时,哪怕是他的老师徐朗,也很难保得住他。

    “今日一战,乃是段凌天和韩云锦三年前立下的生死对决,不死不休……直到一个人倒下,才算结束。”

    与此同时,试剑殿的那位秦姓长老,也适时的朗声开口宣布。

     顿时,在场的一群天池宫弟子,纷纷目不转睛的盯着天骄台上剑拔弩张的两人,他们虽然只是在一旁围观,但却还是感受到了两人之间凝重的火药味。

    “既然你急着寻死,那我就如你所愿!”

    听到段凌天的话,韩云锦被挑衅得彻底怒了,身形一晃之间,浑身上下火焰暴涨,整个人宛如在顷刻间化作一个火人。

    嗖!

    下一刻,众目睽睽之下,韩云锦整个人化作一团火焰,疾驰掠杀向段凌天,火焰漫天,如同化作火焰巨兽,张牙舞爪扑向段凌天。

    面对来势汹汹的韩云锦,段凌天面色肃然,随即一念之间,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也被他凝聚了出来。

    甚至于,在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凝聚的同时,他便借助了昊天神木的力量。

    第六形态的昊天神木的力量,融入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之中,顷刻间,便令得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如同化作了一棵真正的松柳神树。

    在众人的目视之下,在韩云锦还没接近段凌天的时候,段凌天已经被一道不断凝实的参天大树虚影笼罩。

    在韩云锦靠近的时候,段凌天人已经被近乎彻底凝实的那棵树笼罩在内。

    嗖!嗖!嗖!嗖!嗖!

    ……

    与此同时,面对来势汹汹的韩云锦,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猛然甩出一根根柳条,如同聚风一般扫出,迎向宛如化作火焰巨兽扑过来的韩云锦。

     轰!!

    轰隆隆!!

    ……

    伴随阵阵巨响传扬开来,第一次交锋展开,但最终,却谁都没有占到谁的便宜,而韩云锦化作的那一团火焰,也在短时间交锋之后,猛然后撤。

    哗!!

    哗啦啦!!

    ……

    两人交锋的力量余波,席卷四方,推动阵阵浩瀚的狂风,横扫八方,吹得在场一群围观的天池宫弟子的衣袍猎猎作响。

    而当韩云锦显现出身形,他脚下的天骄台上,也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缝,如同蜘蛛网一般蔓延。

    要知道,这天骄台,乃是天池宫花费大力气,用特殊材料打造,非常坚韧,能在上面留下痕迹之人,无一不是实力极强之辈。

    “松柳神树?”

    退开以后,韩云锦看着眼前大树,脸色瞬息大变,“你……竟然利用我师弟的本体,凝聚出了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

    “说起来,还要多谢你的师弟樊岐。”

    段凌天的声音,在松柳神树之内传出,带着几分戏虐,“若非他助我一臂之力,我今日还真没把握和你一战。”

    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在段凌天开口之时,上面的柳条晃动,如同在挑衅着韩云锦。

    与此同时,围观的众人,也都纷纷回过神来。

    “这段凌天,竟然有手段凝聚传说中的神相法身?”

    “他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这等手段,也能得到?”

    “上次他和樊岐一战,我原本还纳闷,樊岐现出本体之前,还能和他战上一阵……可化作本体以后,却顷刻间落败。本体,不该比人形更强吗?现在看来,是因为段凌天正好懂得克制樊岐本体的手段。”

    “看来,这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正是来自于樊岐……这么说来,樊岐之死,还成全了段凌天。”

    ……

    围观的一群天池宫之人,看着眼前的一幕,纷纷叹然。

    哪怕是那司马昱、刘白凤和孙兴,在这一刻,看到段凌天的手段,目光也忍不住亮了起来。

    “这个段凌天,确实很不简单。”

    司马昱喃喃低语。

    刘白凤没说话,但她眼中闪过的精光,还是说明她现在的情绪波动不小。

    “有趣。”

    原本显得慵懒无比的孙兴,在这一刻,却也仿佛精神了一些。

    “段凌天,你以为,你能凝聚出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便吃定我了?”

    韩云锦面色一冷,随即蔑视一笑,“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小小五行仙皇和仙帝之间的差距,不是你你空间法则作为四大法则之一的优势和这松柳神树神相法身的优势所能弥补的!”

目录